12月10日回洛阳记

2016年12月10日,我们宿舍老五结婚的答谢宴,刚好又在我们大学所在的城市洛阳举行,哥们儿几个商量着都回去一趟,互相见见自己几位久未蒙面的兄弟,到场的有深圳来的老大、洛阳本地的老三、新乡来的老四、东道主老五、上海来的老六、北京来的老七和武汉来的我。能够成行着实不易,简单记录一下,留作纪念。 9号晚上从武汉出发,卧铺10号早上到的洛阳。下车发了一个朋友圈: “毕业后就没有来过的城市 洛阳,你有点冷啊😢” 相比江城武汉,洛阳显得要冷得多,去的时候觉得“绝对没问题”的羽绒服已经显得不太够用了。火车站旁边的公交车站,虽然大早上已经开始忙碌起来,但还是那么井然有序;又冷又困,我给五哥打了个电话,问清楚酒店地点,上了熟悉而又陌生的68路。 时间过得总是飞快,上面一幕幕清晰的画面,在现在我码字的时刻,已经是两三天前的场景。这次回洛阳,除了兄弟们一块儿给老五庆祝了婚礼,一块儿吃吃喝喝,还顺带逛了我们的新、老校区,觥筹交错的瞬间,总是感觉回忆满满: 想起了新生报道,先来的瓜分五个下铺;想起了新生拍照,霸气的女生周培一怒之下甩了照相老师一脸;想起了第一次在大学过自己的生日,整个宿舍一块儿出去吃饭,喝了四年最多的一次啤酒(12箱?);想起了用别人的mp4,每天窝在宿舍,一年看了比前18年看得电影总数还多的电影;想起了因为被班长逼着去参加脑残活动,甩了班长一脸;想起了跟宿舍人一块儿打篮球,80后vs90后,打中锋,单手抓篮球;想起了09年大雪,排长队走雪中的一条小径去食堂吃饭,重庆来的老八因为没见过下大雪,翘课出去看雪;想起了唯一一次看世界杯,跟着球迷舍友在4号教学楼一块儿嘶吼;想起了第一次参加文艺晚会比赛,唱王力宏的《龙的传人》;想起了用老九的手机,看电视直播《武林风》;想起了从老大哪里看到的《藏地密码》,他没有看,反而一口气被我看完;想起了一个夏天晚上跟着看了《午夜凶铃》,一个星期没有睡好觉;想起了那个夏天睡宿舍楼顶,早上的大太阳晒的皮肤瘙痒…… 想起了联盟公寓,我买了不到一周的自行车丢了;想起了联盟食堂的面条;想起了洛阳公交车,能随时为了老弱病残停车;想起了人生中第一次去电影院看电影《加勒比海盗4》,也是我看的第一部3D电影;想起了小崔来洛阳找我,跟做梦一样;想起了跟舍友一块儿去做兼职,促销九阳豆浆机,一连站了七天;想起了有虫子的宿舍,宿舍的人不得不三番两次把床板拿到下面用热水烫;想起了我独自上自习,陪过看了所有计算机专业课本的自习室;想起了同样的自习室,小崔因为放了个响屁,非要让我去领她;想起了差点挂掉的机械设计和机械原理,那课压根儿没人愿意上;想起了偶然发现的一个评四大名著的选修课,晚上冒雨也要去听;想起了龙潭峡、天池山,那些洛阳周边的风景区和无忧无虑的大二时光;想起了大家一起看《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一起听《让青春继续》…… 那天晚上一直玩儿到2点,在KTV唱歌从流行歌曲一直唱到《猴哥》、《葫芦娃》……回酒店又聊天到四点,好像恨不得以后的话就在那天晚上能说完;但是该来的还是回来,老七要去郑州买房子、老大要赶飞机,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喝碗牛肉汤,各自上路。

楼兰餐厅

这个星期有点浪过头了,周六出去打了羽毛球,周日又出去觅食,文章呢?代码呢?sigh……不过周日的觅食还颇为成功,倒是可以叙叙,补补文章的缺。 楼兰餐厅,一个以新疆地域美食为主题的餐厅,是一个大口吃肉大口吃馕的地方,第一次听说还是上周偶然看到表姐的朋友圈,配图中的烤羊排看着烤得焦黄,卖相相当好,仅这一点便深深地吸引了我,遂决定这周即使浪过头也要去尝一尝。中午十二点到世界城五楼,果然要排长队等候,越加坚定了我这个餐厅不错的信念。 半小时后,终于可以进店享用美食,我俩食量不大,所以只点了四份菜(好像也不完全叫菜,不好称呼), 因为是第一次来,所以菜都是根据感觉来点的,但是我感觉确实刚好凑出了一个比较好的搭配: 第一个上来的是酸奶哈密瓜: 可能是因为用餐环境比较热或者其他的缘故,酸爽的酸奶搭配香甜的哈密瓜,让人的味觉神经突然就活跃起来,人也精神多了;喝了两口小崔急忙制止:“烤羊排肥,吃了肉再喝酸奶,就不会觉得腻”。果然美食家呀,我心悦诚服,放下勺子。 很快,便等到今天的主角大漠烤羊排: 名字听了只让人联想到楼兰古国覆灭后的一片大漠,自古多少英雄战死的地方,想着略悲情,只能吃口烤羊排排解。话说这羊排真不错,外焦里嫩,不管是配酱汁还是佐料,都能让人食欲大开(跟着小崔吃了不少韩国烤肉,完全是两种风格)。吃了两块,大呼过瘾但是也略觉肥腻,这时候吃两口酸奶……写得我现在口水直流…… 楼兰肉囊和牛肉汤揪面差不多是同时上的: 可能是本能上觉得饼和汤搭配吧,就像羊肉泡馍的汤和饼搭配一样,我们点这两样的时候相当默契。事实证明,小崔非常具有美食家的风范,饼是牛肉馅的,配有洋葱,虽然一点都不腻,但是搭配酸爽的牛肉汤,有更上一层楼的美感,肉馕和汤在嘴里相遇的那一刻,真有一种一辈子就这样罢的感觉。实话说,汤的配图有点失败,其实里面有面片一样的面和牛肉片,配有各种蔬菜丁,如果单卖的话我估计可以喝两碗 。 中间小崔也是乐的不得了,原来除了韩国烤肉,还有这么好吃的东西叻,我就顺势盗了她的一张“全餐图”: 食毕,买单走人!

Things about kernel updates on deepin

There were discussions about kernel updates on both deepin forum and deepin telegram group. Users are curious about why security updates are always being lag on deepin, and why there’s no newer version kernel for so long. I explained it in telegram group, here I’ll do it again in case someone’s interested: As we all know, deepin’s maintaining kernel by ourselves now, based on version 4.4 LTS, our kernel gets patches by our kernel team, from Debian and also from Ubuntu (Yes, we do! Read On →

工作效率杀手-多任务并行

日常工作中,我们经常会遇到手头有多项工作,而deadline在即的情况,这时候我们不得不变成三头六臂,多项工作同时进行:先找A商定一下协作前各自需要先完成的工作,再找B确定一下xxx,当要C工作进展到一半的时候,突然发现D工作更紧急一点,正要切换到D工作上,一个同事慢慢向你走过来,“忘记昨天我们说好今天开会的么”…… 还好,如果最后你能撑过这段时间,你可能会赢得“高效能人士”的称号,你可能会被公司领导当众表扬,你也可能从此走上人生巅峰……但是请相信我,这些都是假象,当你在这种假象中高兴过几次以后,你突然发现自己效率急剧降低,精力集中不起来,脑子越来越不好使,浑浑噩噩,最后一发不可收拾。 为什么多任务并行最后会导致这么严重的后果呢?我认真思考了一下,感觉主要问题还是我们普通人的精力有限,压根儿承受不了两个以上任务同时进行。计算机专业有一个术语叫做“系统颠簸”,它通俗来讲是这样子的: 就是当系统内存不够,而又有多个程序同时运行的时候,不活跃的程序会被放置到内存之外,当它再次变成活跃程序的时候,再将它换回到内存中,将另外的程序换出,当系统持续处于这种情况时,整个系统处于机器不稳定、不流畅的状态,就叫系统颠簸; 而我们人类也有系统颠簸的情况,就像上面我说的。 自从我从一名普通的程序员变成管项目的程序员之后,多任务并行在我身上上演了无数次:同时担任项目经理、技术主管、程序员、四分之一个产品经理和十分之一个客服这几个角色;最开始还忙得乐此不疲,但是中国的一句老话说得好,“出来混迟早要还的”……一年多下来,我从一个精神饱满的小青年,眼睁睁就变成了现在目光呆滞、思维缓慢、精力极度不集中的小青年,饱受痛苦。 所以,我也一直在思考着如果才能从根本上杜绝这种多任务并行(被同事打扰也算)的发生,但是也请不要理解错误,并不是什么所有的任务都不能同时进行,比如《这样工作最高效》里面就介绍说,检查邮件和开会、编译代码和阅读文章 这样的例子是适合多任务并行的,只要不会让同事感到尴尬就行。那么如何很好地保护自己的工作效率不要被多任务并行给“杀”掉呢? 我想到的大概有两种方式: 把时间分成小段 这种方式比较类似于番茄工作法,比如我们把一天的工作定为10个番茄中,每个番茄钟半小时,这半个小时中我们集中精力在一件事情上面,专注于这件工作直至它完成,每两个番茄钟之前有15分钟的休息时间,这段时间可以用来休息,也可以用来解决同事临时过来需要处理的紧急事情。这样一天下来,我们只要保证每个番茄钟内是非常高效的,这一天就能保证是高效。 把时间分成大段 这种方式更简单,直接把上午定义为“杂碎期”,下午定义为“专注期”,“杂碎期”用于处理各种计划安排、闲聊、和同事沟通、开会等;“专注期”则专注于自己需要独立完成的工作,这段时间内不要受到任务打扰,保证工作的高效。 总而言之,要让我们的大脑保持专注,而不是在不同的任务间切来切去;跟同事沟通好自己的时间安排,避免过多被打扰;做一个高效率的人。 差点忘了说,我目前正在践行第二种方式,目前感觉良好,希望也能帮到跟我有同样问题的人。